相关文章

推荐!【2011.7-广州】广州李坑垃圾焚烧厂邀村民监督承诺至今未兑现

来源网址:http://www.jmwsjx.net/

焚烧厂周边

样本坍塌

作为广州目前惟一建成运行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李坑垃圾焚烧厂周边居民的生活状况,可以为其它垃圾焚烧发生点周边居民提供最直观的参照。因此,从2009年开始,就不断有华南板块居民,前往永兴村考察走访。从当地居民那里,他们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项承诺至今未见落实。

没有烧掉的鞋底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宝贝。”2006年10月25日,作为广州市重点工程项目的李坑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正式投产时,有人这样评价。焚烧厂声称,其采用的垃圾焚烧和烟气处理技术均为国际最先进的技术,并特别提到,垃圾贮存坑臭气不外逸。

2009年11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巴索风云、樱桃白、阿加西等多名华南板块居民,驱车前往永兴村。

永兴村民的房屋,距离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最近的只有四五百米。进入村里,一股怪异的味道就扑面而来———“白天还好,一到晚上,连窗都不敢开!晚上睡觉都能被熏醒。”村民说。恶臭、粉尘和半夜的噪音,从垃圾焚烧厂投产之后就伴随着他们。

对于垃圾焚烧厂,周边居民最担心的是二噁英。作为一级致癌物,二噁英无色无臭,目前全世界的垃圾焚烧厂都没有对二噁英的实时监测手段。对此,多个力挺垃圾焚烧的专家都曾表示,垃圾焚烧在低温下会产生二噁英,在773℃时二噁英基本分解完成,中国的垃圾焚烧炉温行业标准是850℃,二噁英会全部分解。李坑垃圾焚厂的运营商威立雅李坑项目助理厂长闵延军也曾表示,李坑的焚烧炉温高达979℃。

但在李坑垃圾焚烧厂旁堆放的炉渣中,考察的居民发现了没有烧透的塑料、绳子、布条和鞋底。

笼罩村庄的癌症疑云

垃圾厂建成后的5年里,永兴村平均癌症年发病14.31例,为建厂前的20倍。

居民们前去考察时,62岁的范添仔,正等待着死亡的来临。2009年10月29日,他被诊断为肺癌晚期。

住在他家约十多米外的黄玉甜,也正遭受着癌症的煎熬———2009年,她在南方医院被检查出患有乳腺癌。而在2007年,她的丈夫范振标,已经因肺癌去世。

在永兴村,近年来,已先后有数十人,像黄玉甜夫妇和范添仔这样被检查发现患上癌症。村民们认为,他们患癌症,与李坑垃圾焚烧厂有着直接关联———据黄玉甜描述,她的丈夫范振标去世时,年仅48岁,以前身体很好。2007年,李坑垃圾焚烧厂投入运行两年后,开始经常气喘、咳嗽不止,最后到广州一五七医院检查,发现已是肺癌晚期。

一份癌症统计数据迅速在网上广泛流传,随后《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周刊》等新闻媒体先后对此作出报道。

“统计数据”称,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建厂前,1993-2005年期间永兴村有9人患癌死亡,癌症平均年发病0 .72例,其中仅有2例呼吸系统癌症;建厂后从2005年7月试运营到2009年10月,有62例癌症患者,平均癌症年发病14 .31例,其中又有45例为呼吸系统癌症。

分析认为,李坑村民癌症尤其是呼吸系统癌症高发的原因是:由于垃圾焚烧厂排放的烟道气含二噁英、呋喃等有机污染物,铅、汞、镉等重金属以及粉尘(尤其直径小于2.5微米的粉尘吸入之后就呼不出来),这种富含各种致癌物质的烟道气被附近居民日夜呼吸,在体内日积月累。

2010年12月12日,广州市疾控中心通过媒体公开回应表示,他们与白云区疾控中心一起对永兴村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专题调查,发现近年永兴村村民死亡及癌症发病情况无异常变化,网络流传永兴村癌症发病率暴升情况失实。

这遭到永兴村民质疑,他们表示,调查人员并没有到他们家中进行调查。半个月后,广州市疾控中心再次向媒体发布新闻通稿,调查组又对永兴村村民肿瘤发病和死亡情况进行了病例检索、入户调查工作。调查结果依然是:核实永兴村在2003—2008年间癌症发病共72例,永兴村村民癌症发病率2003—2008年各年份间无明显变化;核实永兴村在2003—2008年间肺癌发病13例,村民肺癌发病率2003—2008年各年份间无明显变化。

对这个结论,永兴村民依然不服。

尚未兑现的承诺

去年李坑垃圾焚烧厂发生爆炸事故后,市城管委答应让村民经过培训后驻厂监管,但至今没有落实。

2010年1月7日,“轰”的一声闷响,李坑垃圾焚烧厂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垃圾焚烧厂内发生爆炸,造成5名工人受伤。

广州市城管委随后通报,事故缘于发电厂的1号焚烧炉水冷壁管道破裂故障,导致蒸汽冲破出渣口的侧壁,喷射而出。发电厂助理厂长闵迎军对此解释,很多生活垃圾中如塑料袋燃烧后产生酸性物质,会对锅炉水冷壁造成腐蚀。

生活在李坑垃圾厂旁的永兴村民,在事故发生之后,集体提出多项要求,其中包括从村里选出12位村民代表,由专家培训后驻厂监督,三班轮换。每位村民月薪3000元,工资由政府解决。

“他们一直不给我们进厂监督。”今年5月16日,永兴村委有关人员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年多过去了,安排村民进厂监督的事,始终没有下文。

这一年来,当地村民仍然像以往那样,生活在臭味、灰尘和噪音之中。更让大家担心的是,在番禺垃圾焚烧厂暂缓建设这一年多中,李坑垃圾焚烧二厂却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之中,并计划明年正式投产。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村民们不敢想象。

●2006年10月,建成投产。焚烧厂声称,其采用的垃圾焚烧和烟气处理技术均为国际最先进的技术,并特别提到,垃圾贮存坑臭气不外逸。

●2009年11月,有市民发现焚烧厂有没有烧掉的鞋底。李坑焚烧厂开始受到质疑。

●一份癌症统计数据开始在网上流传。垃圾厂建成后的5年里,永兴村平均癌症年发病14.31例,为建厂前的20倍。引起全国媒体关注。

●2010年1月7日,李坑垃圾焚烧厂发生爆炸,造成5名工人受伤。安全生产再受关注。市城管委答应让村民经过培训后驻厂监管,但至今没有落实。

■专家视点

信任问题是核心

“现代社会是复杂社会,人们在其中的良好生活需要一个基础条件,就是信任。而我们在永兴村就是听不到信任。有人告诉他们,垃圾焚烧技术达到了欧盟标准,对健康无害,然而他们对这一套复杂的体系和说辞不信任。他们有怀疑的理由。20年来,他们一直不相信垃圾处理装置不会损害他们的健康。这是一种很大的痛苦。”

2009年11月下旬,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郭巍青教授和几名学生来到永兴村。他归来之后,在所写的《我们的垃圾,在他们那里烧》一文中,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

在郭巍青看来,垃圾厂选址是考量政府公共政策决策的一个很好案例。

“当代著名社会学家吉登斯说过,现代政府的有效治理,依赖于政治领导层与普通民众之间能否建立一系列复杂的信任关系。信任问题是核心,这就是李坑的意义。”郭巍青在文章最后写道。